家园共育系统

胆小的老虎与笨贼

  一天黄昏的时候,有个农夫独自站在荒岛上的一间茅舍中,旁边一个人问着:“朋友!这里静悄悄,你独自一个人,不怕……么?”
 
  农夫答着:“有啥好怕的,我一不怕老虎,二不怕鬼,就怕‘漏’(指房屋漏雨)!正巧有一只老虎在暗地里听到这一段对话,就自言自语说:“唉呀!老虎和鬼都不怕,那个‘漏’是个什么东西,心理想到这理,不自觉得打了个冷颤?趁着天黑,老虎赶紧跑了。在不知不觉中跑到一处村庄,那村上只有二十多户人家。
 
    此时,老虎看到有一个贼仔的手中拿着一大把火把,向一间高大的楼门乱摇一场。心理暗想:“莫非那边灼灼不定的东西就是‘漏’吗?
 
    唉!我真犯了什么大罪恶了?”老虎放慢脚步,偷偷地不做声地转到楼下茅草屋里躺着。不一会儿,那个贼也来到茅草下了。恰巧与老虎共处一室。按里说,人看到老虎应该会很害怕,但由于天黑,贼并没有看清室里是什么情况。而此时的老虎已经开始害怕了,联想到那个形象,忽然惊了起来,真的那个是“漏”了!它低着低,不敢出声。而贼听到室里的异响,以为老虎是头黄牛,还暗自高兴的说:“太‘好了!时运来了,不知这里还有一只黄牛呢!好!我顺手牵去吧!”
 
    在这拉扯中,老虎一直低着头,不敢出声,不一会儿天就亮了,那贼才看清楚这头“黄牛”原来是头老虎,吓得转身爬到了树顶。
 
  一会儿,来了一只猴子,那猴子看到老虎这样,禁不住笑着讲:“老虎哥 你为什么这样害怕呢?”“猴弟你还不晓得吗?我昨晚因去人家找只猪来吃,哪知遇到一个‘漏’,而且还被他牵到天亮,真是吓死我了”“那一个‘漏’?”“我不晓得,你自己看吧,树尾的便是口”“岂有此理,树尾的明明是‘人’,怎么是‘漏’!你不信,我去抽条藤来,你用它缚着前脚,我用它缚着右手,如果是‘人’,则我将他推下来。你可吃得一顿饱,万一是‘漏’,我就将头一摇,你就可跑了,我也可脱难了。
 
  于是猴仔就上树去了,到了半节,那树顶的贼已头冒汗了,连尿都放(拉)出来了!猴子子孙孙被他的尿淋了,头颅一也就乱摇了,老虎窥到这个光景,拼命跑了。可怜的猴子,被他拖去一毛不留,藤条拖断,命也归仙了,老虎直走到了一座山岗才休息,它沉思着:“我的命运怎么这样呢?遇到一个‘漏’,肚子又饿得咕噜的了,罢!罢:罢!现在,我发誓不去找人家了,不如在山中找些东西来吃。

 

×